新車落地 無限風光 2010年亞運會前夕100輛英倫出租車在廣州市投入營運。記者陳安 攝 今時今日 難覓芳蹤 近日,記者幾經周折才從老城區的一個停車場發現一輛正“休假”的英倫出租車。 記者陳安 攝
  無障礙出租車“私搭小平臺”攬客 即召即來但價格翻番
  (文中受訪人均系化名)
  文/記者劉冉冉 實習生黃堃媛
  中秋佳節前夕打車難,有市民近日向記者報料,曾作為亞運會期間特定服務殘疾人的“無障礙出租車”近日不再長期閑置在出租車公司停車場“落灰”,或等待96900統一電召,而是“傾巢出動”,由的哥們廣派卡片建立起一個“約車小平臺”,甚至還有的哥打著“高端商務接送”的名義開網店拉生意,更有市民報料在十三行看到這些車跑去拉貨。
  廣州曾採購100輛英倫TX4無障礙出租車,作為亞運會期間特定服務殘疾人的專用車,由白雲、廣交兩家公司運營,與正常出租車收費一致,但它們一度因閑置不用而廣受爭議。
  昔日只能統一電召頭天預約的“傲嬌”老爺車為何能“自立門戶”?記者連日調查發現,這100輛車平時就分散在不同的停車點,除了偶爾接統一電召之外,大部分時間都服從一個神秘的手機號碼在後方“調度”,車輛召之即來但價格也翻番,更像是一個租車團隊;而本意是服務殘障人士的老爺車,卻日漸變成了“商務車”,受到多方吐槽、運營生態堪憂。
  記者體驗
  96900電召提前約不到車
  打神秘手機號卻即召即來
  腳傷初愈的肖先生,出院前想約一輛無障礙出租車回家,結果卻生了一肚子氣。原來,他提前一天給96900打去約車電話,對方稱雖然可以約第二天的無障礙出租車,且已將訂單派發給負責運營的白雲和廣交兩家公司,但具體有無車只能等公司的調度消息;隨後,廣交集團回電稱次日的老爺車已派完;而白雲集團遲遲未回覆,約車電話也長時間無法接通。然而,同病房的病友打了個電話,立馬就約到了無障礙出租車。
  病友遞給肖先生一張寫著“廣州白雲出租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專業電臺調度、就近派車”的卡片,上面有業務電話136××××3284和24小時值班電話兩個號碼,稱市內30分鐘可到達。肖先生按卡片上的號碼撥過去,果然約到車,電話里機主還稱:“你今天用車也行。”
  提前一天電召約不到,神秘手機號卻即召即來?記者接到肖先生的報料後隨即撥打96900及廣交的電召電話96122以及白雲的電召電話83600000,境遇與肖先生類似。經過多次連續試驗,電召最多只能頭天約到車,且往往經歷一番波折;但當記者再拿起小卡片撥打上面的神秘手機號嘗試約車時,電話中的的哥當即滿口答應:“人在哪兒?馬上派車去!”
  兩分鐘後,果然就有的哥回電自稱是“神秘號碼”統一調度派來的接車的哥,正在路上,半小時之內就可以到達記者指定位置等候。他在電話中強調:“先說清楚哦,我這個車是專門去接您的,空車接車收費另加30元。”的哥稱,通過電召平臺約車按正常打表收費,但手機號碼接車的情況根本“不打表”,價格一般約是普通的士的2倍,如果接車距離太遠或空車等候需要另加30元。當記者詢問其身份時,他表示自己就是白雲集團的工作人員,“836那個電話現在打不通啦,打名片上那個電話就行了。”
  調查
  私搭建約車小平臺
  跨公司“統一調配”
  這張神秘的小卡片從何而來,又是誰在跟96900“搶生意”?肖先生的病友告訴記者,這是醫院附近的街上派的,在搭乘的無障礙出租車上也能見到。記者隨後幾日繼續撥打卡片上的約車號碼,並以此方式成功約乘了3輛無障礙出租車,每次都是不同的出租車和的哥來接。
  其中一位楊師傅是白雲集團的出租車司機,他自稱一天要接至少五六單:“有的是電召平臺分配的,有的則是直接聯繫自己的。通過電召平臺分配的話是按表算費,如果聯繫私人的話可以商量價格,價格也會比較靈活。”楊師傅直言,他們除了在沒生意的情況下偶爾接96900統一電召平臺的電召之外,平時大部分時間都自己找活乾,而且優選手機調度平臺上派的單。
  雖然受訪的哥對存在的小平臺並未遮遮掩掩,但提到卡片上神秘的調度人士的真實身份時,多位的哥都顧左右而言他。只有一位李師傅在第二次接記者約車後透露:“那也是我們中的一個的哥,但與我並非同一家出租車公司。”
  連日調查後,一個統一調度的神秘平臺也呼之欲出:一位的哥,白雲、廣交分別有十幾輛車與他合作、歸他“調配”。
  內幕
  公司默認個人承包
  政府車補照常發放
  順著多位的哥提供的線索繼續摸查,記者來到海珠區泰沙路廣州白雲出租汽車集團的停車場,曾經不少閑置的無障礙出租車都停放在六樓的停車場,但記者近日到訪時卻沒有看到,只在一個工作日的上午10時許,有一輛正在維修的車和一輛未出車的英倫車型的無障礙出租車。
  “無障礙出租車從去年年初開始就已恢復運營了,名義上是統一調度,但其實公司以低價全部‘承包’給的哥,由的哥自己管理。”停車場內的工作人員介紹,“他們有時會開回公司來登記或者維修,但不是所有的車都會停回到停車場,大部分都懶得回來,而是停在自家附近。”
  同白雲集團一樣,記者在距此不遠處的廣州交通集團出租車公司也得到該集團50輛無障礙出租車一直都在正常運營的消息,而且同樣是分散在不同的停車點,以電召的方式接客。
  負責運營的其中一家出租車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了無障礙出租車“承包”的真實情況:“這些車其實等於是承包給了司機個人,平時可以自己接單運營,日常維護費用由個人承擔。公司與這些出租車只有兩個聯繫,一個是電召時向司機派單,但也尊重司機個人意願,另一個就是公司還按以前的方式每個月給的哥2500~3000元的油補和安全獎等補貼,車輛在出現大的維修故障時由公司統一更換維修。”
  尷尬
  多方利益難平衡
  被迫十三行拉貨
  一邊是個人承包可以接私活,一邊卻是政府車補照常給。正當記者驚詫的哥待遇很滋潤時,不少的哥吐槽收入不穩定:“市民不知道我們這種老爺車可以上路經營,所以即使開車在路上也很少有揚手召車的。”一位的哥梁師傅稱。另一個原因是養車成本過高。“油耗實在太大,”白雲集團一位的哥說,該款無障礙的士的排量和廣州普通的士的排量不同,普通的士排量為1.8升,無障礙的士排量為2.4升,排量大意味著油耗高,普通的出租車每百公里油耗大概7升,但無障礙的士卻要超過12升。
  既然招手乘客少、養車成本高,公司為何不增加電召派單?兩家負責運營的出租車公司均稱經營壓力太大,實在無力再專門提供人力物力。記者從廣交集團瞭解到,一輛無障礙出租車造價21萬元,是普通的士的2倍,油耗也是普通出租車的2倍,此外每月還要補貼司機兩三千元,而隨著車輛使用時間超過3年各種毛病頻頻出現,每月僅養車維修的費用甚至都達千元。
  街坊對無障礙出租車也吐槽不斷。不少市民建議,既然有市場需求,無障礙出租車就應該同普通出租車一樣採用“掃街”的方式經營;但也有殘障人士在網上發聲,認為全市僅100輛無障礙出租車,供應出行不方便的人士都尚且不足,“現在福利也被搶”。
  無障礙出租車記事本
  2010年11月
  廣州投放100輛無障礙出租車,可接受殘疾人預約電召服務,票價與現在出租車無異;
  2011年12月
  傳出因成本高而使用率低被閑置;在這個荒廢的籃球場一角,整齊地停放著15輛無障礙出租車,這些車不僅車身佈滿灰塵,而且輪胎里的氣也所剩無幾。
  2012年3月
  傳出無障礙出租車重新上路,每輛車由一名出租車司機負責,報酬是每月2500元(不包社保),無障礙出租車擬採用“掃街”的方式,市民可通過招手即停的方式乘坐,但如果有電召任務的話,無障礙車應首先服務電召的乘客。但出租車公司與交委對此並未明確表態。
  最近
  有市民在乘坐普通出租車時被派卡片,也有人報料在十三行看到“老爺車拉貨”。部分的哥向記者證實了“承包”消息,但也有的哥稱因“車輛的返修率不明確”而不敢“接手”。  (原標題:傲嬌老爺車十三行拉貨)
創作者介紹

旅行袋

mz49mzppg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