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美國的經濟政策,勞倫斯·薩默斯的觀點向來備受媒體關註。他在克林頓政府時期擔任第71任美國財政部部長;在奧巴馬政府擔任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負責金融海嘯後美國經濟的複蘇政策。當勞倫斯·薩默斯16日出現在“網易經濟學家年會”上發表演講時,頓時成為媒體關註的焦點。
  薩默斯在主題演講中表示,中國幾十年的高速發展水平世界絕無僅有,35年的經濟發展,讓國民生活水平增長了16倍,相當於一個人半生就經歷了巨變。他指出,古今中外沒有一個如此龐大的經濟體能如此長期地以那麼高的速度增長。
  他首先肯定了中國和非洲國家飛速的經濟發展和對改善貧困所做出的努力。薩默斯指出,目前全球面臨三大挑戰。第一個挑戰,來自如何避免戰爭和氣候變化所帶來的災難;第二個挑戰是當今世界的繁榮發展是否能讓全世界所有居民都獲益。第三個挑戰是關於各國是否能進行持續的經濟改革。
  薩默斯坦言,持續的經濟改革是巨大挑戰,經濟改革就像投資一樣,要付出代價才能獲得收益。他再次肯定了中國在這方面做出的努力,並且提出中美之間應該加大合作,發揮潛能。會後,薩默斯接受了包括南方日報記者在內的媒體專訪,不過,他不願意對經濟的走勢做出預測。
  文/圖 南方日報記者 龍金光 實習生 劉晏如 北京報道
  中國經濟正在化解結構性矛盾
  南方日報:在刺激經濟複蘇的過程中,您傾向於政府進行借貸,進行基礎設施投資,這個方式會不會過度提高了政府負債?
  薩默斯:我認為每個國家合適的政策是因地制宜,都不一樣。有的地方可以增強私有投資;但在有的地方,可能它就不是很容易,更多需要用公共投資的方式。譬如像美國,我們有非常漂亮的寫字樓,但在諸如伊朗這樣的地方,就需要更多基礎設施的刺激。有些地方的基礎設施已經做得很好了,私有投資在這方面又落後一點。所以因每個國家的情況而異,這不是統一的。
  南方日報:美國相比歐洲和日本,危機之後最強的刺激是什麼?對於歐洲來說,好像他們找到解決經濟“滿意的增長率”的方案就是更多的投資。您建議未來的方向是什麼?
  薩默斯:美國鞏固經濟複蘇,包括央行在內的政府機構,非常迅速地作出了反應,並且也是大跨步的舉措;與此同時,美國在這方面對它的金融機制也進行了支持,它作出了非常強有力的承諾。
  此外,美國現在的勞動力在不斷增長,還是比較好的態勢;在技術創新上也更有能力,所有這些優點都使得美國的經濟能夠相對很好地作出表現。
  回到之前所謂的“滿意的增長率”,它是建立在現有政策上的。我認為歐洲現在是處在很大的危險當中,就像日本的經濟一樣,它們都面臨著一個周期。我認為,在這方面應該有很大的刺激消費的政策,包括財稅政策,這樣才能夠更好地扭轉局面,走向成功。很多人都懷疑歐盟現在很多國家採取的單一貨幣政策。但我比較擔心的是,我們現在可能還沒有到達災難的最後,情況可能還會惡化。
  南方日報:中國經濟高增長之後進入了新常態,而且中國政府為了刺激經濟的發展,現在力推PPP(即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字母縮寫,指政府與私人組織之間合作模式),您對於PPP模式的發展有何建議?
  薩默斯:過去10年的中國經濟增長模式具有高增長的突出特征。在從過去的奇跡向常規發展轉型過程中,中國經濟將會發生一系列的變化,包括增長速度放慢、通脹壓力提高、收入分配改善、經濟結構平衡、產業升級加速等。
  今天,中國經濟發展需要化解結構性矛盾,保持持續增長,使中國成為高收入經濟體。所以說未來10年,中國經濟出現放緩,我們不會感到奇怪。不過,如果低估了中國政府的決心,就是一個錯誤,大家別忘了35年的經濟發展的輝煌成績。
  經濟調整期應多方兼顧
  南方日報:您給兩位美國總統做過財政方面的建議,第一位總統時期正好是美國的經濟上升期,奧巴馬總統時期,正好是美國的調整期,可謂您對經濟增長和經濟調整都有一定的經驗,現在中國也來到了經濟新常態的路口。增速放緩,以您的經驗來說,現在的中國應該在發展中註意哪些問題?
  薩默斯:不管是克林頓總統時期還是奧巴馬總統時期,他們應對危機沒有一個萬能藥,沒有一個政策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必須要兼顧很多方面。在中國,我和其他的一些經濟學家都進行了討論,他們也認識到經濟改革一定是多方面的,他們要看到政府財稅、社會保障以及金融機制改革等等,同時也要看到環境問題,這些都很關鍵,才能取得成功。
  南方日報:在人民幣問題上,美國會有一個什麼樣的態度?
  薩默斯:美國的對華政策建立在兩大支柱上,即建設性地管控分歧以及建設性地在有共同利益的廣泛議題上協調努力。
  我覺得兩國在處理人民幣問題上,將會有比較和諧的政策。
  南方日報:我們知道您是美國的前財政部長,同時也是Lending Club的董事,想向您請教一下,目前美國對於互聯網金融是什麼樣的監管思路,同時,作為Lending Club的董事,您覺得站在企業角度上需要怎樣的監管氛圍和環境?
  薩默斯:強有力的監管政策,尤其是對於金融機構的監管,是非常重要的,Lending Club遵循很多財政規則,還有相關投資保護的法律等。非常重要的是,我們要在這方面有強有力的監管措施,來監管這些金融活動。除了這些強有力的監管,我們還需要很強有力的監管方有勇氣實施。
  南方日報:在你看來,這一輪美元走強會在什麼時間結束?
  薩默斯:美元走強,它也可以反映出美國經濟的情況。我們可以看到,美國跟歐洲相比情況不一樣,跟日本也不一樣,我們有很多的元素可以解釋這個市場,我們可以來解釋市場未來的走向,但我不想在現在就作出預測。
  南方日報:自從今年6月中旬開始,國際油價就一路下行,現在巴菲特已經開始抄底原油資產了,請問現在國際油價這種僵持的局面,就您的預計,什麼時候可以結束?
  薩默斯:油價是波動性的,現在看到從北美來的原油輸出和供給需求比較疲軟,這是因為現在全球經濟發展的原因所致。所以供求方面的失衡就使得我們看到現在全球油價一路下跌的情況。油價在歷史上來看,還是有這樣的一個過程,但我不能夠很自信地預測這個波動是否是暫時的。  (原標題:中國經濟發展水平 世界絕無僅有)
創作者介紹

旅行袋

mz49mzppg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